<i id="rlzlh"></i>

<address id="rlzlh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rlzlh"><form id="rlzlh"><nobr id="rlzlh"></nobr></form>
<address id="rlzlh"><address id="rlzlh"></address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rlzlh"><address id="rlzlh"><listing id="rlzlh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rlzlh"><address id="rlzlh"></address></address>

<listing id="rlzlh"><nobr id="rlzlh"><menuitem id="rlzlh"></menuitem></nobr></listing>

    <address id="rlzlh"><th id="rlzlh"><meter id="rlzlh"></meter></th></address>
    圖片
    物流企業會與高油價“夫唱婦隨”嗎
    作者:管理員    發布于:2014-07-19 14:53:2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    摘要:3月20日,國家發改委上調全國成品油價格,這是進入2012年短短一季度內的第二次調價,中國油價已經大步邁入“8元”時代。高油價下,全國一片怨聲。與成品油緊密相連的物流企業將何去何從呢?是否會與高油價“夫唱婦隨”齊步走呢

    3月20日,國家發改委上調全國成品油價格,這是進入2012年短短一季度內的第二次調價,中國油價已經大步邁入“8元”時代。高油價下,全國一片怨聲。與成品油緊密相連的物流企業將何去何從呢?是否會與高油價“夫唱婦隨”齊步走呢?

      全球貿易局勢不樂觀,國內物流企業面對日趨下滑的外貿業務,貨運量不斷萎縮,部分已經入不敷出的物流企業此時更是在虧損邊緣掙扎。自油價宣布正式上調后,一些物流企業已經表示,要把漲價提到日程上。

      3月20日,國家發改委上調全國成品油價格,這是進入2012年短短一季度內的第二次調價,中國油價已經大步邁入“8元”時代。高油價下,全國一片怨聲。與成品油緊密相連的物流企業將何去何從呢?是否會與高油價“夫唱婦隨”齊步走呢?

      全球貿易局勢不樂觀,國內物流企業面對日趨下滑的外貿業務,貨運量不斷萎縮,部分已經入不敷出的物流企業此時更是在虧損邊緣掙扎。自油價宣布正式上調后,一些物流企業已經表示,要把漲價提到日程上。

     

      車隊猶如“吸血鬼”

      以往,物流企業能夠擁有自己的車隊說明這家企業有相當的規模,在市場競爭中是一種優勢的體現。而今,在高油價的打擊下,車隊瞬間變成“吸血鬼”,作為“喝油”為生的運輸企業,以集卡車為例,平均每天每輛車會多出大約2000元的額外油費支出,如果擁有100輛車的企業,每月增加的成本可想而知。如果不漲價,那這增加的成本由誰來買單?企業自己能夠消化這部分支出嗎?

      快遞在漲與不漲之間矛盾

      油價上漲后,部分快遞企業表示很快也會隨之提價,而也有一些快遞企業表示,短時期內還將繼續維持現在的價格水平,未來會考慮漲價。北京天久智達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也覺得油價上漲,企業成本增加,勢必影響了企業的利潤,而我國快遞企業一般為中小型企業為主,競爭非常激烈,客戶在選擇快遞服務時,或許就因為價格上的一元兩元的差距而決定,時下這種形勢,漲價的話也許就在競爭中處于劣勢而丟掉客戶,不漲則要承受高成本的壓力,結果也是利潤被吞噬,快遞企業在漲與不漲中轉圈,苦尋出路。

      油價上漲或許已經成為大勢所趨,未來物流企業或將面臨更為嚴峻的考驗,如何解決成本和高油價的矛盾關系是物流企業永遠的一門課題。而作為企業自身需要調整經營策略,找到最合適的市場營銷手段,希望國家也盡快出臺一些補貼政策幫助中小物流企業度過難關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北京天久智達教育咨詢有限公司

    地址:北京市房山區天星街1號院16號樓5層(綠地啟航)
    聯系人:李老師
    電話:010-69389093
    手機:18600652091
    郵箱:76264332@qq.com
    友情鏈接
     
    備案號:京ICP備15041644號 北京天久智達教育咨詢有限公司
    日本一区二区在免费观看,男男啪啪激烈高潮动态图,日本漫画之口工番h,午夜福利看片 网站地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